潇湘论坛
最新主题
» 柳梢青三首
周一 二月 25, 2013 9:12 am 由 湘荫

» 唐朝大诗人
周日 二月 24, 2013 10:45 am 由 邹陶然

» 风月无边,禅爱一心——学禅系列二
周五 二月 22, 2013 4:09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55 pm 由 朱成碧

» 慈悲,或者觉悟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5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2 pm 由 Admin

» 那些桔梗花儿啊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9 pm 由 朱成碧

» 安祥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4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07 pm 由 朱成碧

八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日历 日历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为谁流下潇湘去

向下

为谁流下潇湘去

帖子 由 朱成碧 于 周六 二月 16, 2013 2:34 pm


  赵郴江这个名字带有明显的地方特色,刚进大学时,很多同学不认识中间这个“郴”字,总读成“彬江”。赵郴江想这是自己读艺术类的缘故,如果是中文系的话,就算不知道郴州这个林邑之城,至少也会读过秦少游的踏莎行,于是在学生会竞选演讲上赵郴江深情并茂地介绍了自己家乡一番,并朗诵了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向潇湘去,自此赵郴江不仅如愿当上了学生会主席,还一度成为学校的白马王子,受到了许多女生的青睐。
  赵郴江对女孩子没多少经验,他唯一一个交往亲密点的女孩就是隔壁的赵彩萍。这使得赵郴江总不由自主拿身边的女孩子和彩萍去比较,想起小时候,那时郴江河水还是清冽见底,他和彩萍一同牵手过河回家,两人无休止地争吵着昔日传说中在郴江河畔洗衣的潘姓村姑到底是吞下彩萍还是红线而怀孕生下的苏仙。
  彩萍总是尖叫着一叠连声的说:“是彩萍彩萍彩萍!”
  郴江笑她:“见过傻的没见过你这么傻的,老自己叫自己名做啥啊!”
  彩萍气鼓鼓的用小脚丫向他划着水,郴江便不紧不慢的说:“我奶奶说了,那个潘姑娘在这里洗衣服时一根红线绕在她的手指上,她想用牙把绳子咬断,谁知红线却溜进了她的肚子。”
  彩萍嘀咕着“是彩萍,我妈说的,她洗衣服时从上游飘来一朵彩萍,她拿在手里看时就吞进了肚子……”
  郴江说,那彩萍多大啊,能吞得进去吗?
  两人争不出高低,各自回去,在长辈们的絮叨声里重新温习一遍神话。
  稍大点的时候两家却因一点小事生出了隔阂,大人见了面总如同乌眼鸡似的,甚至勒令孩子们也不许来往,那时两人都读初中了,十四五岁的年纪,彩萍大郴江一岁,已具少女雏形,修长的大腿,薄薄的腰肢,结交了不少社会上的朋友,整日东游西逛,郴江却因爱画画,所有的课余时间都被送去学习素描,两人关系自然疏远了点,但是幼时的友谊却还在心,两人在学校见面仍会微笑点头。

赵郴江总是怅怅地望着彩萍和一大帮流里流气的男孩子混在一起,一出校门就拿烟来抽,彩萍如她母亲般牙尖嘴厉,在一帮众星捧月中总是她的笑声最清脆响亮,看见郴江却会停下来斯文的点头问好,极力收敛起漾在嘴角的笑意,若恰巧被郴江碰见自己抽烟还会不好意思,偷偷的把烟藏在背后。赵郴江虽装做不知,却为自己没有机会单独找她说话而懊恼,只得眼睁睁看着她堕落下去,心里惋惜不已。
  彩萍初中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她长成了个美丽的女子,纤腰丰乳,眼波撩人,在家游荡两年,换了不少男朋友,名声传的都不大好听了,家里人拿她没办法,张罗着要把她嫁出去,彩萍却突然转性找了份正经工作,在火车站附近一家星级酒店做服务员,吃住皆在酒店,礼拜偶尔回来,看到郴江便停下脆生生连名带姓叫一声,郴江在刹那间就恍惚回到了昔日两人相伴一起上学的孩童时光来。
  只是郴江高考失利,正在复读,男孩子发育的晚,又因学习辛苦,赵郴江又高又瘦,一脸的暗疮疙瘩,老觉得自己象只刚换毛的小公鸡般难看,见到光彩照人的彩萍未免难为情,又疑心彩萍笑他丑,常常红着脸匆匆支吾声赶忙进家,听见母亲和父亲说彩萍倒是能干,做领班了,隔段时间又说提拔做大堂经理了,郴江就会想起两人小时候一起玩耍的事来,彩萍总是支使他做这做那,颇有领袖风采,竟觉得彩萍的成功也有自己一份功劳似的,心里替彩萍高兴,彩萍的家境也因彩萍的高薪而渐渐宽裕,彩萍的母亲算是熬出头了,走哪都趾高气扬的,郴江的妈妈甚至都暗暗羡慕起彩萍妈来。
  郴江拼着命也只考上了北方一个师专的美术系,高考后他瘦的不成形,收到通知书后父母还是为他在家里摆了两桌酒席,不过是请了亲戚们聚聚,彩萍妈仗着彩萍每月都能给自己千把块钱零用,背地里嘲笑起来,说考了个专科也好意思请客,出来怕是熬几年也没有我们彩萍工资一半,郴江妈气愤不过,要去和她理论,彩萍却上门来向赵郴江道贺。
  赵郴江有点手足无措地将彩萍迎进自己的房里,彩萍下夜班才回,还未及换下上班穿的制服,海蓝的小西服套装,裙子短短窄窄,没穿***,露出大截白皙纤细的长腿,鬈发抿成一个低低、圆圆的髻,越发显得一张脸蛋小巧精致。
  彩萍看到郴江的忙乱嫣然一笑,自己拢着裙子在赵郴江的床上坐下,招呼郴江也坐,说,我就知道你准会有出息的。
  郴江红了脸说不过是个大专。
  彩萍注意到郴江的画架上的人体素描画,过去仔细查看,笑着说:你替我画幅画像好吗?
  郴江正搓着手呐呐不能言,听此巴不得,彩萍却作势要解纽扣,笑着问:“要脱衣服吗?”
  赵郴江脸刷地红了,彩萍笑着说我逗你玩呢。
  其实赵郴江的素描本里很多彩萍的剪影,那都是他凭着自己记忆三五两笔勾勒出来的,永远的是一个长腰肢的婀娜背影,他偷偷的装做收拾东西赶忙把素描本藏起来,一边问彩萍想要什么样的画像,彩萍说肖像画就行了,郴江看见彩萍有点疲累的模样,便要彩萍靠在床头,选择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彩萍笑着说还真有点累了呢,她伸了个懒腰,斜靠在床前,将笔直的腿搭在一张椅子上,长长的腰身,开的及低的西服领下是一抹雪白的胸,赵郴江无端心跳起来,他忘记自己已经多久没这样近距离地端详着彩萍了,自从他们长大后,两人之间总隔着什么似的将他们的距离拉远,小时候的亲密无间再也不能重回,他甚至都忘记了她小小的心型脸庞,忘记了那双明亮眼睛上卷翘的长睫毛,这么些年里彩萍在他心里模糊成他素描本里一个背影。
  郴江端详彩萍片刻,就低着头勾勒大致轮廓,等他抬头时发现彩萍竟已睡着,她苍白的脸蛋此刻如此恬静,郴江想到一句诗:梦里任生平。
  赵郴江小心翼翼地上前,他很想用手抚一下彩萍的脸蛋,但手在空中抖抖索索停住了,他不忍将彩萍唤醒,所以只画了彩萍的眉毛鼻子和嘴巴,把眼睛空在那,他想等彩萍醒了再来描绘出那双眼睛里的空灵和妩媚,郴江拿过自己的毯子替彩萍盖上,彩萍却从浅睡中惊醒,笑着问好了吗?
  郴江不好意思说要完成可能得几天时间呢,你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有空再来。
  彩萍伸了个懒腰,笑着起身,将手里的一个纸袋子递给了郴江,说也不知送你点什么好,今天单位买办公用品,所以就买了水粉颜料笔墨纸张送你,也不知道对不对。
  郴江很意外地接过礼物,嘴里说着谢谢,心里感动不已。
  可是彩萍的画像却没办法继续了,那天夜里彩萍因宫外孕大出血被送到了医院抢救,死也不肯说孩子的父亲是谁。
  彩萍妈气倒在地,在家中捶胸顿足,号天哭地,郴生妈捂着嘴笑着说说不定彩萍也是洗衣服吞下五彩莲萍怀孕的吧!孩子爸是谁都不知道。
  郴江厌恶的看着幸灾乐祸的母亲,呵斥道:妈,你少说别人家的闲事!
  郴江妈有点畏惧刚做了大学生的儿子,看看郴江的黑脸,不再做声。
  郴江直到去学校也没再见过彩萍,据说她出院后搬到酒店住,她的母亲去闹了几次,彩萍无颜呆下去,竟辞职南下去了广州,在传统闭塞的村子里彩萍成为一个笑话,她的未婚先孕可不象潘姓村姑那样成全一段美丽的传说,在赵郴江读书的几年寒暑假里他都没能见着彩萍。
  但是赵郴江还是能从母亲那间隙听到点彩萍的逸闻,都是不好的,钱是没少往家里寄,可是年轻轻的女孩子在外面能做什么,无非意思是彩萍堕落了,其实在郴江母亲心里彩萍早就是个堕落的不良少女,每当听见母亲不屑的口气说到彩萍,郴江心里就象打翻了五味瓶,总觉得不是滋味,他常常一人拿着笔面对着画夹上彩萍的轮廓出神,想起那天彩萍的神态,又酸楚又嫉恨,几次把那幅未完成的素描拿出想撕毁,连同他少年青涩的爱恋。但是郴江每次还是怅怅地将素描收拾起,连同彩萍送给自己的一袋子的颜料水粉。
  传说中的潘姓村姑吞的是红线还是彩萍,这都是个单性繁殖的故事,只有老一辈拿来骗骗孩子们罢了,村里男人都会嗤笑说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养孩子的丑闻被家中人美化罢了的,郴江在年幼时对这个故事是确信不疑的,直到经过彩萍这件事,回想起曾经读到过的西方圣母在梦中感受圣灵而受孕,在马棚里生下上帝之子耶酥,不由惊异中西方巨大文化差异中细微的联系,保持童贞的母亲原来才是全世界男人顶礼膜拜的对象。但是赵郴江无法把彩萍和任何男人联系到一起,他愿意相信彩萍也是做梦或者吞下彩萍怀孕的,他甚至怀疑彩萍是不是潘氏村姑的转世。
  因为想着彩萍,赵郴江总是不由自主的和同学们反复说起潘氏的故事,因他的大力宣传,大学期间几批外地的同学跟随他回家来感受秦少游词里“月迷津渡”的烟雨迷蒙的江南风景,当大帮少男少女看到污浊的郴江河水时都失望地骂赵郴江骗子,这样的臭水沟会有村姑来洗衣服吗,赵郴江也曾带大家去苏仙岭看壁画上的潘女,可是赵郴江带着大伙把岭上庙宇转遍也没找着壁画,转悠了半天后终于在一个破败的亭子后看见从前壁画长廊变成了个堆放杂物的走廊,墙壁上的潘女早已班驳不见,赵郴江在生锈的铁栅栏前唏嘘不已,他暗自发誓要凭借自己的记忆将潘女重现。
  送走同学后郴江开始着手画潘女,打算从江边浣衣起,不知道为什么,郴江却总觉得无从提笔,虽然从前总觉得母亲讲述的红线才是潘女受孕之正解,可是他自己构思图时却不由自主地想象着清澈水流中漂下一朵五彩浮萍,郴江拿出当年为彩萍描摹的那张素描,想起那年彩萍倚在他床前,仔细回想着小时候两人一起去苏仙岭,在苏仙观里看到潘女的壁画,壁画上的潘氏也是如彩萍当时一样是个盘髻的长腰肢少女,不知是衣裳还是背景也是彩萍身上工作服的海蓝,他伸出手指从素描图里彩萍纤细的脚踝抚摩起,直到彩萍那削尖的心型脸,仿佛看到彩萍亭亭玉立地站在自己眼前,不,应该是潘女站在自己面前。
  赵郴江打开彩萍送给自己的纸袋,不过是几本素描本,几盒水粉和油画颜料,赵郴江小心翼翼地将颜料调试出来,他偏爱水粉的清淡雅致,总觉得少女是水粉画,浅浅淡淡,而女人才是油画,别有风情。西方油画里的女性未成年就有母性的丰润体态,而东方画里的女性做了母亲仍保持了少女的清灵。这个潘女当然得用水粉才能做最好的诠释.,赵郴江觉得自己很有灵感,他几乎没有休息的时候,彩萍的形象已和潘女合为一体,她们在赵郴江的心里轻颦浅笑,如此生动具体。

郴江在假期完成了潘女浣衣吞萍部分,去学校后他完成了白鹿哺乳苏仙、苏仙驾鹤部分,郴江缺失的是潘女抱仙图,关于母子图部分,郴江做了无数个设想,又都被自己否决,他总是在学校周边游荡,观察那些做了母亲的新妇,但北方妇女多半爽朗,缺少江南水乡女子的纤细温婉,没有一个女人的表情是郴江理想中的潘女神情,只这副图,赵郴江起码就撕碎了百张草图,郴江的国画老师要在市内开画展,看了郴江的系列画,让郴江尽量在国庆前完成,说可以把郴江的画一起拿去参加画展,郴江苦恼之际,决定在五一放假回家,他想也许在郴江河边他能找到灵感。

郴江没想到这次他竟然遇见了彩萍,在郴江河畔,一个逗弄着膝上孩子的少妇吸引了郴江的注意,他觉得自己心嘣嘣跳起来,是彩萍,那个女子竟然是彩萍。

赵郴江远远注视着彩萍的一举一动,彩萍衣着时尚,腰肢依然纤细,表情平静祥和,嘴里随着孩子哦哦的,郴江觉得心里一酸,几乎都要落下泪来,他没和彩萍打招呼,转身就走了。

回到家后郴江问起母亲彩萍的事,母亲说彩萍带了个孩子回家,家里问她孩子父亲是谁也不说,要替她找人嫁了也不肯,要不是才拿钱给父母起了房子,肯定会被父亲打死,母亲传达完这些唉声叹气的替彩萍惋惜起来,说好好的女孩子你看弄成这样,没着没落的……

郴江沉默不语的进了房,他的潘女抱仙图只一晚上就出来了,但赵郴江并无多大欣喜,一想到彩萍的遭遇他就一阵痛楚。
  假期结束后郴江带着潘女抱仙图回到学校,他把自己那系列的长卷命名为“为谁流下潇湘去”,在导师的画展上,此画因美丽的传说,细腻传神的笔法竟然也引起了小小的轰动,继而被选送去参加全国大学生画展,站在自己的画前,郴江想起郴江河畔里浑浊的江水滔滔流逝着,想起已经做了母亲的彩萍,听到一个少女清脆地念着:为谁流下潇湘去,此时郴江的耳边响起的却是彩萍的清脆的童声:“是彩萍彩萍彩萍……”


朱成碧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2-0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为谁流下潇湘去

帖子 由 邹陶然 于 周六 二月 16, 2013 6:00 pm

这是一篇写得比较成功且富有诗意般的小说,语言朴实,构思巧妙,情节生动。故事留给读者一个悬念,读后感到有些苦涩,伴随主人公不断地回味,那淡淡的记忆真的很美。
avatar
邹陶然

帖子数 : 64
注册日期 : 13-01-24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为谁流下潇湘去

帖子 由 朱成碧 于 周日 二月 17, 2013 2:20 pm

旧作一篇,多谢版主推荐

朱成碧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2-06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为谁流下潇湘去

帖子 由 笑笑 于 周四 二月 21, 2013 1:01 am

比起那篇写童年的,这篇要突出得多,很感人也很吸引人。细读了,感动中……
问好!
avatar
笑笑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3-01-26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