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论坛
最新主题
» 柳梢青三首
周一 二月 25, 2013 9:12 am 由 湘荫

» 唐朝大诗人
周日 二月 24, 2013 10:45 am 由 邹陶然

» 风月无边,禅爱一心——学禅系列二
周五 二月 22, 2013 4:09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55 pm 由 朱成碧

» 慈悲,或者觉悟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5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2 pm 由 Admin

» 那些桔梗花儿啊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9 pm 由 朱成碧

» 安祥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4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07 pm 由 朱成碧

十二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日历 日历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艺盟投稿】散文二题

向下

【艺盟投稿】散文二题

帖子 由 台安姜了 于 周六 二月 02, 2013 8:52 am

姜了

父亲的葡萄和葡萄架


  葡萄会开啥样的花能开得怎样咋开的,没留意过。结婚成家搬离父母的房子,两年后他俩把房子卖掉,葡萄架拆掉,搭葡萄架的水泥杆卖给大姑父。用水泥杆搭葡萄架说明我爹讲究,葡萄架搭出来在村子里占圈。秋后,在菜园子的空地上打水泥杆,我搭把手打下手帮我爹我妈忙活,心里对吃葡萄大有盼头。忙活三天,每天都要快天黑收工。我还小,这活算力气活。

  前院两架葡萄,后院过道一架。前院西边一架主要是巨峰,还有马奶子。马奶子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东面下屋跟前是香水,过道那架叫红玫瑰。熟了的红玫瑰在黄昏里会有情调,情调不情调的近在眼前于我无比遥远,我的眼只会死盯住熟了的葡萄。几棵山葡萄在墙根底下,没搭架叫山葡萄野长。长好了熟透,揪几粒,溜儿酸。不拿山葡萄当回事,谁随便揪着吃我爹不会当面掉脸子背后磨叽。刘老五揪串葡萄。很多人看好我爹的葡萄,眼馋也不敢来揪,怕我爹脸酸要是当场说不好听的甚至骂出来一时下不来台。刘老五是平时脸上会堆笑的人,说话滑稽。好像是假装溜达,拿出一走一过的架势来在我爹的葡萄架下,顺嘴说这葡萄不赖挺好抬手就摘一串。葡萄到手进嘴走人,我爹事后说刘老五难听的话,有两句是:这号人太无赖,没谁爱搭理这种人。

  我吃我爹的葡萄很多年,吃我家的葡萄很多年。我就是吃我爹的吃我家的,成家了我还觉得是这样。我爹把我一家三口撵出我爹家,再回去吃葡萄就更觉得是吃我爹的葡萄。

  葡萄是小葡萄时揪一个当然不是滋味,嘴里突然一下不是滋味。平常心里不是滋味的时候多。觉得我的底色就是酸楚,苦处多。巨峰的葡萄串上葡萄粒抱得紧,葡萄串紧绷绷。一粒葡萄在嘴里抿出满口汁水,果肉咬几下咽进肚。香水葡萄闻上去就香,吃起来连香带甜。红玫瑰只能说是对付。熟透的葡萄招惹马蜂,还有苍蝇在上面爬。在裂开的葡萄粒上吸吮汁液的马蜂子不觉得凶,苍蝇也不埋汰。葡萄串缀在葡萄枝上过于鲜美和干净,马蜂和苍蝇沉醉其上可以理解。我吃葡萄吃到沉醉,在我爹的葡萄架下贪婪,眼里手里嘴里心里只有葡萄。跑都困难,别说飞,被压趴下,像虫子那样沉醉在葡萄上,希望光阴只会蠕动。绝想不起找别的小孩子一起吃葡萄,苦楚都是我一个人吞咽,一个人享用葡萄实在是理所当然。熟的葡萄暂时冲淡很多不是滋味的滋味,当时我就是个吃我爹葡萄的孩子。后院的红玫瑰没吃出特别的感觉,墙跟的山葡萄我爹肯定不碰,我和我妈尝过一两粒山葡萄。

  上冻前,三架葡萄要挖三条沟埋葡萄藤。沟挖深,得多费力气。跟我爹挖沟,挖半米多深就想够用了盼着不再挖。到能挖沟的年纪,每回埋葡萄藤挖沟不是我爹就是我妈叫我跟大人一块挖。不跟父亲一块挖,叫父亲一个人独自挥锹,晚上吃饭一家三口都不自在。主动去挖,父亲溜达回家看见我挖的沟有模有样,一家人心里都舒坦,那会我长大不少。没怎么觉得是为我爹挖沟埋葡萄藤,觉得是为自家挖。父亲觉得会冻到他的葡萄,沟想深挖。我觉得冻坏葡萄来年吃不到,没葡萄的好滋味化解坏滋味犯不上,这么想心里没了执拗,乐意多动力气往深挖。

  我爹搭三架讲究的葡萄架,结很多年好葡萄,认为葡萄和葡萄架绝对是他的。家里人怎么吃葡萄,我爹都高兴。葡萄架缀满葡萄,没看见我爹吃多少,大概我爹喜欢看我狠命吃他的葡萄。葡萄藤埋土里,葡萄架已经光秃秃的了,葡萄架的框架和轮廓我爹也愿意瞅。葡萄架主要是我爹一手操持撘的。很多年,父亲认为他成了葡萄架和葡萄的爹,到时候毁掉无非是顺理成章。

  春天把葡萄藤从土里用铁锹抠出来同样要费力气,多数时候和我爹一块抠。葡萄藤在葡萄架上顺溜儿好绑好,葡萄没挨冻没窝坏,我爹看上去不会沮丧。我爹的葡萄很少闹病,我爹时而给葡萄喷洒硫酸铜。

  三架葡萄有十几根将近二十根水泥杆,上面拉的粗铁丝,这葡萄架是村子里顶讲究的葡萄架。我爹的葡萄结的可口,村里人盯盯儿瞅,偷吃的大有人在。我爹自认为他的葡萄和葡萄架叫人眼馋眼红。我爹我妈在家里制造许多不是滋味的滋味,我的苦处和酸楚在吃我爹的葡萄时化解,那时我只觉得是在吃我家葡萄。想到是吃自家葡萄,实际是没想法,想着是在吃我爹的葡萄那想法就多。


一九八零年某天,坐在箱柜前的老姑父

老式箱柜装包裹衣物,下面四个角垫木块,地面返潮,啥好木料也架不住潮湿的侵蚀。坐炕沿儿,看老姑父从嘴里往出送话儿,他的话儿柔润,还未生棱角,这与多年后他时而憋出的言辞判若云泥。老姑父斜身坐在箱柜前的木凳上,胳膊没往柜上拄。柜面上有一本《中医学》,浅蓝色,皮儿厚书厚。风没从窗户闯进屋,去翻动那本书。《中医学》合紧,平躺,有一副不想随意让人翻看的样子。
一九八零年的某天,我老姑父闲坐箱柜前,没出去给人打针看病。这之后,他闲暇的时日往起摞,直到摞成老高一堆。这么一大堆东西把他往垮压,想挪挪不动。身上挎的出诊箱是我老姑父的几分之一,背在他身上凸显着箱子的大。小记子大箱子,但箱子不是我老姑父身上的累赘。药箱子被迫放下,我老姑父当不成本村的赤脚医生,他觉得身体和闲置的药箱子一样空。另一个人动用何种手段顶了他的差事,我老姑父不多问多想。一九八零年的某天,他惬意地坐在家中的箱柜前,还是本村唯一的赤脚医生,身前身后事没必要费心思。我老姑父进别人家看病打针,好话客气话感激话迎来送去,还有那些目光,令他体内叫做自尊的东西倍受滋养。滋养到一定时候,这使一九八零年的某天,坐在箱柜前的我老姑父略显超然。我老姑父当时稳坐于实木板凳上,正慈心善面,目光所及之物,似乎即将皆为众生。我老姑父被自我感觉笼罩,眼光掠过我,窗外有无限的高远之处,不仅仅限于天空。以后,沮丧裹紧我老姑父时,自有他不愿承受的跌落,他没能力开药店开诊所做买卖,体面的差事想谋谋不到。我爸的话有得叨咕了:当初就没看好他!当初,我爹不同意我老姑和他搞对象。
一九八零年的某天,我老姑父坐在自家的箱柜前,沉溺光阴里。走家窜户,打针看病抓药,我老姑父享用的抒情小曲不少。镊子剪子玻璃针管在铝制器皿盒子里碰撞,发出的声响儿给我老姑父的耳膜搔痒,并舒服进身体深处。我老姑父用镊子敲掉菲薄的玻璃药水瓶的头儿,只一下,好像巧劲儿寸劲儿他一想用就来,敲第二下既是自己侮辱自己。他为自己的这个洒脱动作得意,接下来用玻璃针管顺畅地吸光药水。玻璃针管举高,眼光瞄上去,向上看时,我老姑父不只是看针管里的药水有无气泡,他甚至妄想一下自己的身体能达到某个高度。
冬天,我倒满一搪瓷缸子热水,拿玻璃针管抽水玩儿。针管是我爹从我老姑父那新要的,舍没舍脸我管不着,只顾玩痛快。玻璃针管抽热水抽炸了,我爸也不能拿几岁的小孩如之何。我奶我姑我老姑父都在跟前儿。我爸烦劳我爹再要,不过针管玩炸了吓我一跳。我老姑父不以为然,一脸平静,父亲有动怒想发作又不好发作的意思。
我老姑父在一九八零年的某天闲坐,身旁两个老式箱柜上摆放一本《中医学》,等我老姑父拿起它,它才打开。我老姑父翻几下放下,我耳朵里进来我老姑父温润的声音。箱柜上的东西各有各的位置,它们想不到自己最后被没有理由地挪窝。我老姑父一家搬到新地方,处境并不妙。好在一九八零年某日之前的很多时日以及一九八零年某日之后的不少时日有他好日子过。好在一九八零年的某日,他在自家的箱柜前优雅地坐过。一九八零年的某日,天不冷不热,天晴,风老实没在外头儿折腾。不知魏晋,难得我老姑父气定神闲地和我说两句话。我老姑父搬家后打更捡破烂儿,话在他嘴里是奢侈品。一九八零年的某天前,他在自家的老屋炕上亲过他几岁儿子的小脚丫,子承父业,那是我老姑父当时最低的想法。二十年后,他为五百块钱哭过为儿子哭过。父亲通过一个远亲想为我老姑父的儿子谋一个差事,名额有限,时间紧。那远亲的儿子算一个,还差一个。半夜父亲雇三轮车到几十里外我老姑父家,问我老姑父他家孩子愿不愿意到市里某个大地方谋个差事干。我老姑父一家一时被我爹说动,第二天,一行五人包括我坐车进市里。在市里倒公交,我老姑父买四张票,差一张没买。那个远亲拿话损我老姑父,说他脑袋进水了,连票都买不对。我老姑父低眉顺眼,在座上沉默。没脾气,似乎损他的话能三下五除二地把他挤压到扁到不能扁小到不能小。到那个大地方安顿下来,交五百块钱押金,没过几天,我老姑父的儿子不愿呆了跑回家。五百块钱白瞎了,父亲去我老姑父家问问他儿子为啥没干两天就往回跑。回来说,我老姑父不说话,眼泪有得是掉。
一九八零年的某天,我老姑父闲坐家中,眼里神情安闲,看长了,目光中似有飘逸。我老姑父给人打针看病,瞅别人发愁痛苦感激流泪。
我老姑父他哥家条件不错,我叔酒喝高,红头胀脸地说过我老姑父一家穷成王八犊子样也没人管。我老姑父老姑大姑大姑父我爸我妈我在场,我老姑父不吭声,目光像根根早已被扭弯磨秃,再无法硬挺,绝不会像一九八零年的某天,他坐在自家的箱柜前,目光掠过我,望向屋外。那日,我坐在炕沿儿上,瞅近在眼前的我老姑父。现在回想,他那日某时坐成一尊塑像就好了。


姜了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angzhenkai
姜了通联:(114100)辽宁省台安县第二高级中学物理组 姜振凯
QQ:389061437
“写法神来之笔”QQ群
QQ群号:213169945(壹群)
214241701(贰群)

………………………………………………………..
姜了,男,1973年生。现居辽宁台安。
在多家网坛发表作品,多家网坛同步连载诗集<<旧部落>>。
著有诗集《纠缠》。
2011年获“武酒坛藏”杯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
2012年创办姜了现代汉诗情诗奖。
2012年创立纠结体诗。

台安姜了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3-02-0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艺盟投稿】散文二题

帖子 由 邹陶然 于 周六 二月 02, 2013 4:35 pm

欢迎楼主来论坛发原创作品,占个沙发欣赏
avatar
邹陶然

帖子数 : 64
注册日期 : 13-01-24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艺盟投稿】散文二题

帖子 由 笑笑 于 周六 二月 02, 2013 7:20 pm

沙发被占,拿个马马凳抢位置学习。问好楼主!
avatar
笑笑

帖子数 : 40
注册日期 : 13-01-26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