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论坛
最新主题
» 柳梢青三首
周一 二月 25, 2013 9:12 am 由 湘荫

» 唐朝大诗人
周日 二月 24, 2013 10:45 am 由 邹陶然

» 风月无边,禅爱一心——学禅系列二
周五 二月 22, 2013 4:09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55 pm 由 朱成碧

» 慈悲,或者觉悟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5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2 pm 由 Admin

» 那些桔梗花儿啊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9 pm 由 朱成碧

» 安祥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4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07 pm 由 朱成碧

八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日历 日历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安祥

向下

安祥

帖子 由 QQ蛋 于 周四 二月 21, 2013 6:10 pm

安详
  
  几年前,在一本书上见到弘一法师的一帖书法,我的评价是:安详。


  在同一本书上,还有一帖弘一的照片:静静地,弘一侧卧于简陋的禅榻,稀须飘逸,面呈微笑,右手曲肱枕头,左手随意地耷在腹上,一双芒鞋停在榻下。这个形象令我想起敦煌石窟那尊长达18的卧佛。如果不是照片上方题有中兴南山宗弘一律师涅槃瑞相字样,我还以为这弘一讲过经坐过禅后稍事休息呢。



这遗照,又让我想到弘一的书法,这一定是他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帖人体书法,所以,也是安详的。


  这安详也是惊艳。长时间,我的内心处于一种震憾的思虑中,无以言表。这震憾,跟年轻时我第一次见到米开朗琪罗《摩西》的观感庶几近乎,那力与美也是惊艳得逼人。如若把弘一的涅槃瑞象视为一尊活体雕塑,我们便可以看出东西方智慧的迥异来。西方人尽可能地把生命的力与美突显出来,或愤怒,或暴戾,或炫示,即便沉思也得体现出肌内的力道,仿佛他是用肌肉思考的(如罗丹的《思想者》);在东方,人们似乎恪守着老子守雌取柔的理念,把生命的力内化为某种的物质,并让它弥漫于身体的每一条经脉和每一个骨骼结构之中,其表现出来的美,便是安详。这是生命的内里历经苦患与憧憬冲突之后的静谧。



如果说西方人的力是一种审美风暴,中国人的安详则是风暴过后退守于心灵的一种静寂,是山水陶冶出的一种性情,一种情怀,内含着云水般的从容安适,宁静和平。


  在公案中,我特别喜欢参悟那类安详如云水的禅理,那里面似乎沉淀着弘一法师的涅槃瑞相。
  
  唐太守李翱寻访山药禅师,遇于一山头。松树下,山药正参禅打坐。
  李问:如何是戒定慧?
  山药答:我这里没有恁么闲杂事物!
  李又问:那么,如何修行?
  山药一手指天,一手指身旁水瓶,道: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
  
  李翱得悟,著诗一首:
  
  练得身形似鹤形,
  千株松下两经函;
  我来问道无余说,
  云在青天水在瓶。
  
  禅有安详,便是要参透生命里沉淀的恬静。这恬静有容乃大,装得下游走于天地的云水。因此,佛便有云水僧也即游方僧,行脚于云中水里,也自有一种云水安详的意境禅象。所谓行云流水,也如镜月水花,乃生命的一种实相,那行走的云是人的身影,那流淌的水是人的魂灵。身影与魂灵,高下相形,自由相伴,也无不云水从容,天地安详。


  说到安详的境界,尘世之人总是可望不可及的。就说说自己吧。年轻时,我心浮气躁,贪欲缠身,行止邪气,更不知安详为何物。随着阅历增多,又参过这公案,读过李翱诗偈后,也算悟得了一点皮毛,大有“此生虚度夜无眠”的感慨。禅者可通过戒定慧修来安详,我等俗人似乎“只待佳人循琴音”了。生活中,我见到真正闻琴音而安详的人寥若辰星,想来是缺失了山药所云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的那份淡定吧。


  那山该是一种骨骼,赖以支撑人的品格。因了这高度的存在,人才可以立得比山更高。瞧那高寒之处,禅风习习,吹亮了山巅的月亮。那月亮也仿佛触得着,可以摘下,盛上自己的一颗禅心。这高高山顶立,也即是仙风的境,道骨的象,安详的质。有了山的映衬,海就是一种心灵的深度了,它由修养,学识,智慧构成。这深度并不赖于混浊,而是赖于清澈,就像林中溪水悠远空灵地流到我们的身体里,并且在那儿驻留成一泓深潭,使得我们心体湛然。如果,我们把体内最湛蓝的部分拿出来,足以跟蓝天媲美,可涵盖高山云朵,可展露日月星辰。仿佛,我们也与天地融会一体了。


  安详难得,必定来源于心灵的深度。生命中,有没有这种深度,正可拿来作为品质的试金石。有深度的人无惊无宠,怡然自乐,即便死亡也不能让他显出焦虑;缺失深度的人,执于心障,患得患失,惊恐如热锅上的蚂蝗,却又幻想听到溪水流向大海的声响。


  安详不是暮气,呆板,沉滞,而是心灵的饱满,饱满于一座山的巍峨,一泓海的湛蓝。它是恬静的活力,内敛的开阔,自省的张扬,壮严的活泼,谦守的高洁,同时,它也是舒坦的严谨,温暖的冷峻 ,鲜活的朴素,坚强的阴柔,安然的慎终。而以安详观之世界,世界也是安详的。山川人禽,茅舍炊烟,田垅原野,修竹茂林,无一不是知止自得,无一不是形神合一,无一不是返朴归真,借用胡氏的话则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如果安详是我们留在世上最后的雕像,自然,我们也将依赖于安详,以守望自己,满目疮痍的灵魂。

QQ蛋

帖子数 : 16
注册日期 : 13-02-2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安祥

帖子 由 QQ蛋 于 周四 二月 21, 2013 8:54 pm

消灭0回复先。

QQ蛋

帖子数 : 16
注册日期 : 13-02-2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安祥

帖子 由 朱成碧 于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4 pm

文字难得安详难得

朱成碧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3-02-06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