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论坛
最新主题
» 柳梢青三首
周一 二月 25, 2013 9:12 am 由 湘荫

» 唐朝大诗人
周日 二月 24, 2013 10:45 am 由 邹陶然

» 风月无边,禅爱一心——学禅系列二
周五 二月 22, 2013 4:09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55 pm 由 朱成碧

» 慈悲,或者觉悟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5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42 pm 由 Admin

» 那些桔梗花儿啊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9 pm 由 朱成碧

» 安祥
周五 二月 22, 2013 3:14 pm 由 朱成碧

» 删除
周五 二月 22, 2013 3:07 pm 由 朱成碧

十二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日历 日历

本周最活跃发帖人

本月最活跃发帖人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云水

向下

云水

帖子 由 QQ蛋 于 周四 二月 21, 2013 5:57 pm

云水

 
  安得身心如云水?无数禅者如是问,如是,云水成了禅的信仰,就如佛的信仰一样。而佛有云水僧,喻示一种云水人生,是要像水一样游出世间,像云一样行脚天空,宁有一颗包容天地的云水禅心。


  云水,一念及它,心里头的柔软或被触得化掉的吧?


  王维《终南别业》: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以为此诗不可译,但能从中提取一个关键意象:云水。大约出于对云水的偏爱,王诗佳句多为世人援引。王维是唐朝在家居士,对禅的感悟愣是比许多大德高僧深透。高僧也写诗偈,以契证悟识,但无王维的诗艺。如僧问到什么处来?长沙景岑禅师回始随芳草去,又逐落花来。春秋有序,这芳草落花载浮载沉,仿佛水的呼吸,禅境虽是漂亮,却不如王维的行云流水,于天地与心灵空间的强大魅惑。而较王维晚一代的唐朝名相裴休居士,其诗云:行到水穷山尽处,自然得个转身时。意境不是一格,就如对王诗的解读,却丢掉了其高远的逸致。


  何以裴休不如王维?私下揣想,这不仅是诗艺问题,更是关于禅的本质悟识的高下相形。裴休自然得个转身时转身虽也是一机一会,但仅是一种禅理的阐释,而王维的高明是不落转身,而说云起,把禅理上升为一种美。我曾比较张中行老先生和胡兰成,说前者以理解禅,后者解之以情,以美。裴休与王维的不同也在于此。一理一情一美,云泥判焉。


  禅非思辨,而是一种美,就如云水幻象一样。庄子云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是说美是一种无须形于语词的感性存在,而由思辨通向美,禅舍弃所有关于艺术的理性仪轨而直达人的直觉悟识。这悟识不是超验的形而上,也不是此刻在场的形而下,而在悟识经验终止之处,禅紧紧的闭上自己的嘴唇,以缄默的方式赋予心灵以阔大空寂的意境——我们称之为禅境。而禅境所具有的空灵性和莫可思辨的形态,隐藏着一种深层的诗性意蕴,但又远远高于诗的美学特征。王维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便是对禅之美学的一次诗性诠释,它所依赖的是云水的感性意象,惟其如此,禅的悟识才会鲜美如云水。


  何处水穷?又何以水穷?水穷处正是的契机,就如乐律里的起音,或者风的起意。这水一路行来,何等心气,竖起来可成瀑布,飞起来可成雨鸟,然而,水生就一个澹泊宁静,随遇而适。在内心触须引导下,水一路流转,曲折,孤独,忍韧,宁和,像藤蔓一样歧意丛生,或满足于在低洼处堆积,堆积着天空和星辰,花朵和鸟鸣。这是内里的省思,也如藤蔓结下的果实。果实无言,省思无尽。这省思该有个怎样的转身去处?三祖僧灿云大道无难,惟嫌拣择。这拣择是海德格尔向死而生?抑或一壁孤独的悬崖么?若是,那就率性地顺崖攀升,这是生死契阔的阶梯,也是内心通向美的天梯,仿佛为某种隐秘的力量牵引,上去,上去,上到悬崖高处去,然后把自己铺展成云,如庄子的大鹏鸟似的。而有什么留在了崖下,是肉身呢,它无语端坐于礁石,仰望自己,此刻天宇辽阔,世界旷远,灵魂正悠闲行走于天空的高远……谁有幸将灵魂托付给云朵,白云千载岁月悠悠竟还空?这云上的日子,灵魂于阔大的禅境里沧桑岑寂,淡定从容又接纳包容,这云,也愣是一块行走的天空了。


  老子说上善若水,利万物,居善地,心善渊,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皆是指水的道性或佛性,居高自卑,行远自迩,乃水之自然本性的彰显。而水穷之处,即是美得以呈现之时。云是这样一种气场,掩水藏山,千形万象,它不是接纳着水,叠印着水,而是把水做成自己的灵肉,是水之美的另一种形式,成之为天地云水影像。云离群索居,居于天空,从而取消人类目力和经验,而在云朵之上,是更为阔大的宇宙空境。禅必得超越水的经验层次,方能与云和云朵之上的宇宙空境融为一体,且成其为美。由水而云,就是由思辨通向美,由低洼的在所升华为辽远的空寂,由有限性的时空存在向着未来的禅境筹划。这超越时空的美,又端赖诗心与禅心的高度契合。


  云水是诗的血液,是禅的骨骼。它们皆流动无形,空寂无象。而所行之事,心生其处而不止留于一处,也即无所住而生其心,就如云水循环于天地而廓然豁然,此禅境蔚矣。雪窦解云门禅师日日是好日,颂云:徐行踏断流水声,纵观写出飞禽迹;草茸茸,烟幂幂,空生岩畔花浪藉。徐行踏水,此时风生云起,而云如飞禽杳然,又如草茸烟幂蔚然,好个空生岩畔花浪卷舒的禅境。《碧岩录》里,雪窦也有颂云:三界无法,何处求心?如若佛之三界比之生命的三维欧几里得空间,答以空生岩畔花浪藉或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也妙不可言。雪窦自己的答案是:白云为盖,流泉作琴。也云水意象,但白云流泉拆解为两个不同的象指,被区隔,而非统一循环于三界之中,仍不如王维自然别致。心于三界,行云流水,自性自在,真空妙有,乃天地人和祥光极至的胜景。


  云水,想想这词儿,心里会沉潜出阔远的湿意,如穿行于雨帘的云雀。水天一色中它自己也仿佛一朵飞翔着水漉的云,啾啾的叫,且以雨为弦弹成天地梵乐,或海顿的《云雀四重奏》。

QQ蛋

帖子数 : 16
注册日期 : 13-02-2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